■祝鳴
  12月5日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德高望重的政治家、第一任總統曼德拉逝世一周年紀念日。南非及世界各大媒體紛紛撰文回顧了南非這一年來的變化,探討曼德拉的政治遺產。曼德拉的生前好友、南非大主教圖圖號召南非人履行對曼德拉的義務,“以曼德拉為楷模,繼續建設好他所勾勒和建立的南非社會。”
  這些紀念文章的一個共通之處,在於指出曼德拉的政治遺產目前在南非還沒有得到很好的傳承,並且希望南非人民不忘先賢,繼續團結奮鬥以實現曼德拉的偉大理想。
  首先,南非近來出現了政治上的極化現象,朝野政黨的分歧和鬥爭出現了1994年新南非誕生以來少有的尖銳對立態勢。11月13日,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進入議會維持秩序;這也是1966年維沃爾德總理遇刺後,南非首次出現國會進行期間警察進入現場的場景。曼德拉的前秘書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痛心地指出這種情況在曼德拉時期是“無法想象的”。世人對曼德拉主要貢獻的瞭解,還主要集中在促進南非種族和解方面,實際上曼德拉在執政時期,其包容性政治風格就大大地促進新南非各政治黨派和勢力的團結,為南非1994年廢除種族隔離之後的平穩過渡做出了突出貢獻。例如,他為了安撫來自另一黨派的第二副總統,有意識地讓自己和第一副總統經常同時出國訪問。這樣一來,按照南非憲法規定,第二副總統就可以擔任代總統,從而享受總統的殊榮……
  其次,南非的種族隔閡依然存在,並且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後種族隔離時期出生的青年人對之前種族隔離時期的歷史記憶也在淡忘,反種族隔離的成果出現了一定的倒退。12月3日,新公佈的2014《南非和解指數》顯示:很多南非白人正在“非常努力”地忘記種族隔離時代帶給黑人和其他受壓迫種族的痛苦。令人驚訝的是,舉世公認的“種族隔離制度是對人道主義的罪行”這一觀念,在白人當中的認可率只有53%。相比之下,這一思想在黑人中的認可率為80%,印度人中為77%,有色人種則為70%。此外,黑人和白人之間的巨大財富鴻溝還很難得到明顯的縮小,廣大黑人對此耿耿於懷,由此造成南非近年來以經濟自由鬥士黨為代表的極左翼勢力迅速崛起,對非國大的執政地位造成一定的衝擊。
  曼德拉在1999年南非議會開幕講話中曾說過:“在很多方面南非還是一個病態的社會,因為種族因素在南非的政治經濟生活中仍會長期起作用。但是,包容與分享已經成為國民意識的主流,通過民主與法制的途徑爭取各自的利益正在成為公眾的實踐。”新南非所取得的成就和麵臨的一系列現實問題,證明瞭曼德拉當初的判斷。(作者供職於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西亞非洲中心)  (原標題:曼德拉的政治遺產)
創作者介紹

巴塞

pv58pvowk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